91视频网址入口

未分类

“这不算什么!我们村那个二愣子家才惨呢,家八十几口,有三十多人一夜之间都失踪了!”另一人说得牙齿都在打战。

“天哪!”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忽然,一阵轻风吹过,把几人刮得眯上眼睛,再睁开来时,却发现刘伯不见了。

“咦?!刘伯呢?!”这几人惊奇地喊道。

“刚才好象有一阵风刮过,刘伯就不见了!”一人说道。

“什么?!太可怕了!”

“天哪!”

“快跑!”

众人发一声喊,四散逃跑,很快就消失,整个闹市都静了下来。

这些失踪之人自然都是被李运劫走,有了梦氏夫妇相助,他的查找任务变得极为轻松,先是把那一千多名刻录下来的血脉找到,接着,就将范围扩展到整个梦越城控制区域。

由于梦氏夫妇的感应范围也极广,所以,他在城内城外逐渐查找,一路收获不菲,又找到八百多人,这些人真是干什么的都有,有官吏、将领、商贾、村夫、鱼贩、走卒、青楼女子、乞丐…跨度之大,简直可以写一个大剧本出来!

他一边自己查找,一边严密跟踪着夏枯荣和明空子两队人马,发现他们现在手头上已经各拥有二百多人!

马冰玉户外写真清新可人

“看来,下手抢夺的时候到了!”李运心中沉吟道。

……

“何人挡道?!快滚开!”

一名锦衣大汉骑着高头大马,口中大喝,手中皮鞭挥动,一道瘦弱无比的人影被连远远卷出,摔在地上,顿时鲜血直流,痛嚎不已。

“哈哈,哈哈!”

大汉狂笑着,带着一队车马呼啸而过。

“陈允!”

另一青年惊叫一声,连忙跑过去,把地上之人扶了起来。

“时瑜…我…”

陈允摸着左臂,痛得疵牙裂嘴。

“贼子可恨!天子脚下还如此横冲直撞,若是我等今科能高中,必定找机会报仇雪恨!”时瑜狠狠说道。

“唉…时兄此言差矣,刚才的确是我因苦等放榜,有点失魂落魄,挡了人家的车道…那一鞭,也算是救了我的命…”陈允叹道。

“哼,你陈允有此胸怀,我可不敢苟同,如此奇耻大辱…咦?你的血?!”

时瑜忽然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陈允左臂上流出之血,整个人当场石化。

只见陈允的左臂伤口流出之血略呈暗金,剧烈蠕动着,过了一会,伤口居然自行愈合,连一丝痕迹都看不到了!

“你?!”

时瑜嘴巴张得大大的,可以塞下一个大鸭蛋。

“时兄莫惊,小弟从小就是如此,无论受到多大的伤,都会很快自行愈合的,所以,我并不会记恨那些打我之人…”陈允连忙说道。

“我…不是怕,我是说…你的血和我的是…一样的!”时瑜结结巴巴说道。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陈允闻言,惊讶得坐了起来,激动得难以自制。

还以为自己这种情况是独一无二的,想不到自己在梦越城结交的好友时瑜,竟然也拥有相同的血脉!

“千真万确!这么多年来,为兄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妖孽,没想到弟亦如此,看来,我倒是可以放心了…”时瑜长叹道。

“时兄之言实让小弟宽慰,走,不如喝一壶去?!”

“好,好!走!”时瑜大笑道。

“两位公子且慢!”一个优美的女音响起。

两人一怔,转头看去,发现是一名天仙般的美女,身着黄衣,年约双十,眉如弯月,目如明珠,琼鼻微翘,面如白玉,颜若朝霞。

陈允和时瑜顿时眼睛都看直了,整个人呆若木鸡,连口水都不知不觉地流到衣襟上。

此女却是夏阳门金丹修士邓芊,正奉夏枯荣之命在这一带寻访梦氏一脉后裔,刚才神识一扫,忽有所觉,马上来到两人面前。

“两位公子?!”邓芊微笑着,芳华绽放。

陈允猛醒过来,连忙说道:“不知仙子有何要事?”

“两位公子风神朗目,神采不凡,想来必是来此赶考的才子!小女子有意作东,与二位畅谈一番,不知可否赏脸赐教?”邓芊说道。

“这…”

两人一听,感觉这世界太不真实,这样的佳人,居然会来邀请自己这等落魄书生赴宴?

难道是狐狸精勾引书生?不过…这种事情似乎一般发生在荒郊野外的午夜时分的湖边小亭或是一座庵庙之中…现在可是光天化日之下…

两人思忖着,有些犹豫。

“二位公子且莫惊疑,小女子并无它意,只是听二位刚才讲到血脉问题,心中有一疑问,想证实一下而已…”邓芊连忙说道。

“原来如此,莫非你也是…”陈允惊讶地说道。

“这…”

邓芊一怔,知道他误会了,以为自己也是具有同样的血脉,正想详加说明,忽然感觉一股巨力从天而降,将她牢牢锁定!

连忙奋起金丹之力相抗衡,忽然妙目圆睁,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只见眼前突然出现一人,却是一女修,一挥手,灵光一闪,就将陈允和时瑜直接收走。

巨力顿时消失,邓芊一个踉跄,立刻站稳,尖声叫道:“汝乃何人?竟敢当街抢人?!”

“咯咯,邓仙子,难道连我都不认识了?!”收走两人的女修士笑吟吟道。

邓芊仔细一看,只见此女身披水蓝袍,头挽云鬓,脸如鹅蛋,妙目顾盼,琼鼻檀口,风姿绰约,不由脸色一变,惊道:“你…是碧真子?!”

“邓仙子终于认出来了…”

“怎么可能?!”邓芊惊道。

要知道,碧真子也只是一名金丹前期的修士,实力与邓芊相似,但刚才那股禁锢邓芊的巨力是何其强大,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难道碧真子的实力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了吗?邓芊心头剧跳,连忙仔细探查。

“怎么不可能?!如假包换!”碧真子娇笑道。

“我是说…刚才你…”

“我怎么啦?不就是将两名书生收起来嘛…”

邓芊狐疑地盯着碧真子,发现她的境界的确仍在金丹前期,就算实力稍强,也绝不可能超出自己太多,看来刚才是由于突袭的缘故,心头稍定。

“哼,刚才两位公子是我的故交,一个叫陈允,一个叫时瑜,不知碧仙子可否将他们放出来,以便让我等叙叙旧交之情?”

“邓仙子,这两人乃我清元门辖下南越帝国子民,此次乃是为了上京赶考来此,现已高中,我正要带他们入宫面圣,哪有时间与你攀谈什么旧情?”

“你?!你不问青红皂白,当街直接抢人,还不释放,是何道理?!”

“邓仙子,莫非你忘了这里是我清元门的地盘?我看你与他们攀谈旧情是假,掳掠人口是真,你这样跨界抢人,又是何道理?!”

“这里虽是清元门地盘,但也是大夏的地界,我夏阳门乃大夏霸主,在大夏地界找两名小小凡人又何须上报你清元门?!”

“大夏霸主?!难道你还以为夏阳门现在仍是大夏的霸主?难道你如此孤陋寡闻,连中立联盟已接替夏阳门成为大夏正统霸主之事也不知晓?还是说…你夏阳门竟不将中立联盟放在眼里,想将它灭了不成?!”

“你…你…”

邓芊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啪!啪!啪!”

几声掌声传来,一道人影忽现,脸庞清癯,身披青衫,略显瘦小,却是夏枯荣。

“好一副伶牙利嘴!”夏枯荣开口赞道。

“前辈大驾光临,晚辈未曾远迎,请恕罪!”碧真子一见,连忙说道。

夏枯荣对她来说是一名元婴前辈,无论如何也不能失了礼节。

“好说,好说!只是刚才那陈允和时瑜两人,的确是邓芊的旧交,不知仙子可否让他们相聚片刻,再去皇宫不迟啊…”

夏枯荣一边笑眯眯说着,一边威压轻放,让碧真子头脑微昏,连思维都似乎有些不灵光了。

“好…好…”

碧真子檀口微张,不由自主地说着,手上灵光一闪,出现一个灵兽袋,就要把人放出来。

“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玩了!”一道人影倏现场中。

夏枯荣一惊,此人的出现毫无征兆,自己的灵觉竟然一无所知。

连忙看去,发现此人身躯雄壮,面相甚是威武,头扎玄巾,挽着袖子,穿着个大裤衩,露出黑乎乎的飞毛腿,赤着一双大脚,手上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脸上露出一股瘆人的阴笑。

“请问尊驾…高姓大名?!”夏枯荣惊问。

他根本看不透此人的修为,心中惊疑不定,没有想到在这小小的凡界帝国,竟然会出现这样一名人物来。

此人自然是假扮空空盗的明空子,此时得意地说道:“吾乃空空盗是也!跟踪你们这几人已经多日,没想到你们居然在这里和我争抢人口,赶紧将这些人都交出来,否则定斩不饶!”

手中大刀晃动,发出“哐铛哐铛”的响声,一股股声波向外荡出,把周围的人掀翻在地,其余的人吓得往外逃去,就连远处一队正在赶来的官兵也停下了脚步,不敢靠近。

“尊驾说笑了!我们在这里只是探亲访友,并没有掳掠什么人口!”夏枯荣连忙陪笑道。

……